春夜杂感

李义昌

时令已进入三月,北方照例风声不断。

又好几天没有下楼了。从阳台上向外望去,楼旁的小路上没有一辆车,没有一个行人,远处省道上的两排路灯发散着夺目的光晕,抖擞着精神向更远的地方弯去。

春节以来,新冠肺炎疫情如同猛虎一样噬咬着人们的心灵。为了战胜它,我们蜗居家中。过了焦虑期,整个人的心开始澄净下来,可以看以前很想看却没有时间看的书,可以画酝酿了很长时间却没有时间画的画,更可以好好陪伴年幼的孩子,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种地的农民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无忧无虑,享受着天伦之乐,感悟着灵魂的愉悦。

外面的柳树该发芽了吧,细软的枝条一定冒出了嫩绿的碧玉,低垂着,含着笑,抿着嘴,在风中跳着欢快的舞蹈。我是最爱柳树的,春天她是最早展示自己风采的树木。每年的春天,我总会在柳树下沉思很久,背贺知章的《咏柳》,诵王维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,还有《村居》、《杨柳枝词》,和我所能想起的其他一切关于柳树的诗句。

青龙河两旁种的都是垂柳,“杨柳东风树,青青夹御河。”水因柳而活,柳因水而翠。年前去滕庄中学监考的时候,在校园里看到一棵枝条打卷的垂柳,满树雾凇,晶莹剔透,端庄秀雅,犹如水晶仙子。春天到了,它也该发芽展绿了吧?

我的老家是没有垂柳的,所有柳树的枝丫一律往上挑,柳条很短,精精神神的,犹如我的父老乡亲,有着昂扬向上的不竭动力和精神气度。每次春天回家,即使人已到中年,我还是要剪上几根柳条,抽出沁着油油水分、泛着浓浓香气的嫩杆,做成柳笛,无腔无调地信口吹着。呵,多美呀!今年春天不能回家了,当疫情过后,那里又该是满树翠绿,浓阴如盖了吧。

风依旧无止无休地刮着,打在窗棂上,呜呜的。天阴沉沉的,看不到星星,也看不到月亮。

我想,心宁静了,魂魄自然有所归属。王维曾在幽篁里独坐,弹琴长啸,赏明月伴春风,是何等惬意。隐居的他,在享受寂静与寂寞间超脱了自己。我们呢,是不是也应该在疫情期间,对自己有一个凝神秉气的修行,透心彻骨的改造?

楼前是一片空地,风中枯草抖动不止,刷刷刷,刷刷刷……有种夜来春雨的声响,窸窣的,纠缠的……不会是新草拔节的音乐吧?北方春天来的晚,当我们无暇注目时,春已铺天盖地,那时,举国上下将共同吟诵“桃红复含宿雨,柳绿更带春烟”。

今夜,在阳台,我感到春就在窗外,就在春风得意间,就在杨柳依依中,就在枯草衰叶下。

今年,在楼上,我感到春就在左右,就在望眼欲穿外,就在思绪翻腾里,就在心语盈盈处。

体育投注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体育投注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体育投注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体育投注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体育投注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,